連號君

夢想 Maxwil

※角色OOC
※有私設
※不雷的話就繼續吧_(:3 」∠ )_
─────────────────────────────────────────────

  電子發出啪茲一響的快速流竄而過,藥劑飄散的霧氣令人心亂神迷,耳邊響起的咕嚕聲如同交響樂,隨著音樂起舞的是飄散的白袍,逐漸將全場戲推向高潮的部分,拿取所需的材料按著精密計算後的步驟一一加入,就像是傳說中的煉金術士一樣,將單一的元素結合之後,產生出的是價值連城…不,是金錢所無法計算的美妙產物!

  融合後的液體發出劇烈的反應,在這之中的人對此卻毫無關注的意思,而是轉身對著在身後睜著亮麗大眼睛的孩子伸出手來,優雅的對這名充滿好奇的小孩表示出邀約。

「感到不可思議嗎?感到好奇嗎?那麼,歡迎你加入我們,來探索開啟通往科學的大門吧」

「我……」

  稚嫩的聲音還未說完話,就發現了在這全身都是潔白顏色的大人身後異狀,容器因承受不住滿溢出的溶液,而爆裂開來,產生的白光吞噬了一切,孩子驚慌的望向眼前大人的面孔,模糊不清,所有事都在一瞬間,這名可憐的孩子在混亂之中想放聲大喊,不對,這一切不是這樣的!有什麼不對勁!但白光早已啃蝕殆盡了所有,連同聲音,之後就是墮入永恆的黑暗之中。

  猛然的睜開眼,太陽光刺眼的如同夢境內的白光,強烈的刺激著神經,下意識用手遮住讓自己的眼睛適應環境的光線,嗚咽一聲後揉了揉發疼的腦袋,昏沉沉的,環顧四周都還是熟悉的東西,他的帳篷、他的機器、他的貯物箱,他的……營地,Wilson看著自己戴著黑色半指手套的手掌沈思片刻,似乎是夢到小時候的事情了,但是……記憶中他的確看過這位開導他走上科學這條道路的導師,那時他的實驗可說是非常完美的,一點瑕疵都沒有,是如此的令人驚嘆的啊!...但為什麼夢境會是爆炸?

  感覺就像是在暗指什麼,科學家的大腦陷入思考中,然而突如闖入的聲音打斷了他。

「早安啊,我親愛的小科學家,還沒睡醒?」

  嘴上說著看似關心的話語,但嘴角卻含有一絲絲的調侃意味,刺鼻的煙味伴隨著他進入帳篷而帶進來,Wilson幾乎沒有賴床的習慣,身為研究科學的人是分秒必爭的,所以在今早遲遲沒有看見他走出帳篷時,感到懷疑的Maxwell便自行闖入了,然而他只見對方恍神的望著自己手掌,索性就步入到他身旁蹲下來,眼睛銳利的眼神像是要刺穿誰一樣的開口就問:

「怎麼了?」

  被這眼神盯得有些渾身不自在,Wilson轉過頭擺擺手說了沒什麼想隨便敷衍過去,但Maxwell沒有離開的意思,他不走,Wilson也無法起身,只能被迫的正視對方,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有些怨念的說道:

「只是夢到一點小時候的事情罷了,真的沒什麼」

而Maxwell只是挑了挑眉,表示質疑

「怎麼?你懷疑我藏了什麼秘密?」

  這下Wilson有些惱怒了,說到秘密的話,只要自己稍微有一點可疑的地方,對方就會追問到底,絲毫沒有隱私可言,然而他呢?藏的秘密可多了,整個人就是一團謎,不願意透露任何有關他過去的事,唯一知道就只是他曾經是個魔術師。

「你到底還想要什麼?我的家庭、背景、全名你都知道了,而我甚至連你的姓都不知道!」

「Wilson,冷靜」

「走開!」

  這時是他唯一慶幸自己身體嬌小的時候了,Maxwell來不及抓住就被Wilson給鑽漏洞逃了,竄出帳篷外順手的拿起一根長矛,隨口喊句要去狩獵資源便揚長而去。


「......」

  望著自己摸到他衣角的那隻手,明明差一點就能抓住的...算了也罷,晚上他得總要回來的,他有些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不在當影王時就好好的搞到對方對自己心服口服的,現在可好,動不動就鬧脾氣,而自身的力氣可不太能壓制一個而立之年的人,用魔法的話又怕對方掙扎沒控制好會誤傷,頂多就只是做到嚇唬人的地步罷了。

  起身拍掉身上的灰塵,打理好後走出帳篷開始準備今天該做的事,早上那樣折騰下來浪費了不少寶貴的白天時刻。


  轉眼間天色昏暗了下來,一些小生物躲回自己的窩裡等待明日,Maxwell早早就升了營火望著遠方,一道模糊的身影緩緩走過來,身後還蹦跳著什麼小東西……喔,看來他是找到切斯特了。

  回到營地的Wilson默默的將收集到的資源分別放到對應的箱子內,整理好後便坐在營火旁,Maxwell的對面,然後抱起切斯特將頭埋入那溫暖的毛絨絨中逃避話題,在外面奔跑了一天氣是消了許多,但還是內心不太平衡,像是有什麼卡在胸口的情緒令人不快。

  沈寂的氣氛籠罩在兩人的四周,火燃起柴木的劈啪聲響和切斯特發出如狗一般粗重的呼吸聲額外清晰,Maxwell吸了口雪茄後重重的呼出,像是在嘆氣,抬頭仰望著夜色。

「你真的不打算對我說有關你的夢境嗎?」

  停頓了幾秒,Wilson悶悶的聲音從那淡橘色的絨毛中傳出回答:

「你先說有關你的事」

「……好吧,但是我只給你問一次的機會」

「真的?」

  難得的破例令Wilson感到驚訝,一個猛得抬起頭看到的是對於自己的激烈反應,只是一個淡淡挑眉,感到些許尷尬的咳了幾聲,握住自己下顎思索片刻,在決定好所要問的問題後,戰戰兢兢的問道:

「我能問你…為什麼想當魔術師嗎?」

「這個嘛……」

  Maxwell陷入塵封已久的兒時記憶,一切都從那天說起,偶然路過的街頭表演,動物的羽毛和紙質的卡片在紛亂中井然有序的排列著,精彩絕倫的魔法騰空飛起,在觀眾讚不絕口的歡呼聲中優雅的鞠躬結束完美的視覺震撼,這神奇的魔法能帶給人們歡笑,年幼的他在此時此地立下了想成為一個偉大的魔術師的夢想——

「但現實是殘酷的」

  一連串失敗的魔術帶來的不只是觀眾的噓聲,隨之而來的債務更是壓的令人喘不過氣,之後發生了一些事,所以現在他會身在這裡…

「發生了什麼?」

「我說過我只給你一次機會」

「喔……那…好吧,換我了是吧?」

  Wilson看著跳躍的火光,開口緩緩訴說夢境的內容,包括那道噬人的白光和令人窒息的黑暗,全程Maxwell都當個好聽眾,全神貫注的注意Wilson的言行和一舉一動,終於講完後拉離對火苗的視線,對準眼前認真聽著自己話語的人,帶點期盼似的開口:

「我說完了,那你……能理解其中可能包含的暗示嗎?」

「…我不知道」

「是嗎……」

  有些失望的垂下眼睫,自嘲的笑了一笑,頂多就是浪費一整晚的時間思考,這沒什麼大不了的,隨手加了一些木材使火焰燃燒的更旺。

「時間不早了,今天換我守夜,你去休息吧」

「恩…Wilson」

「什麼事?」

  感到疑惑的Wilson再度抬起頭對著對方的眼睛,Maxwell若有所思的頓了一下。

「關於你早上對我吼的那件事──」

  喔,是要我說抱歉嗎?皺了下眉頭,雖然我早上對他大吼是失態了,但是這是事實啊,沒好氣的撇了撇嘴。

「好啦,我…」

「其實我的本名不是Maxwell」

……什麼?

  一臉震驚的Wilson硬生生的將話語吞回喉裡,呆然的定住了。

「…我的真名是,William Cater」

「……」

「晚安,pal」

「晚…晚安」


  掀起帳篷的布廉,躺在由稻草舖成的床墊上,藉著布料間的隙縫望向正一個人撥弄營火的Wilson,橘紅色的火映入他的眼,溫和了他蒼白的皮膚,兩人此時都在默默想著心事,剛剛說不知道……是騙人的,早在Wilson說完的時候就明白了,那白光的含義,就像是我當時給予他的希望一樣,致命的光吞噬了所有,包括了自身。

「……是我扼殺了你的夢想,Wilson」



  持續撥動灰燼的動作其實沒什麼意義,這只是一種幫助思考的行為霸了,剛剛Maxwell的話著實打亂了他的思緒。

「William Cater……」

  像是這樣就能夠更加瞭解對方一樣的重複輕聲呼喚這名字,自己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什麼都不知道啊,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睛,不過最少現在知道了,至少有踏出這麼一步……

  扶著發疼的腦袋愣愣的發呆,其實在剛剛的交談中,他已經明瞭了自己夢境的意義,那伴隨著白光後的黑暗,就像這個世界的夜晚一樣,伸手不見五指,貪婪的將一切拉往絕望的深淵,或許打從踏入這片荒地的時候開始,那屬於文明世界的,自己的夢想就已注定實現不了了吧。

但,那又如何?

就這樣放棄可不是一位科學家該有的精神。

  實驗失敗的經驗可不少,但是他仍然在做同樣的事情,有什麼東西被破壞了,所留下的殘餘物質並不是就完全無用了,只要搭配的好的話,依然可以與其他元素發生反應而產出新的東西出來,科學美妙的地方就是在這。

夢想……被扼殺了又怎樣?

  地平線已透露出一絲光線,又一天的輪迴來臨,萬物正準備復蘇。

「只剩下殘骸的話,就從餘燼之中重新創造出夢想吧」

  火苗熄滅了,Wilson放下抱了整晚的切斯特,起身拍了拍被風吹到自己身上的灰燼,轉向帳篷看著Maxwell走出來,道了聲早安。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