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號君

永恆與嗜甜症

QQ空間上看到的梗,來源我放在最後了,請慢用ˇwˇ <3

*麥威向

*架空的世界觀,應該(


如同標題,這篇會蛀掉你們的牙!Muhahahaha!!!



────────────

“STOP, Higgsbury. 那杯咖啡你已經加第六匙糖了。”


銀製的小湯匙不急不徐的晃動、攪拌,還飄著熱霧的啡色液體旋出淺渦,因糖的潤色而融成甜蜜的色澤。紳士輕輕的勾住杯耳提起嚐了一口,似乎很滿意調出來的口味,微翹嘴角,“很適合你的數字,不是嗎?”

惡魔不高興的皺了皺眉。


-很久之前,他們做了個小交易。

說來有些可笑,科學家以死後世界的時間作為籌碼,與名為Maxwell的魔鬼進行交換,他得到了無窮盡的資源—— 同時,當他死亡後,將會永久的留在地獄。

時間就是金錢,Wilson深刻地感受到這句話的意思。

那時候他19歲。

十三年後,他成功發明出了一台命名為「Fons vita*」的機器,雖仍在實驗階段,但一次意外的爆炸事故中,感受到年輕科學家生命力熄滅的那瞬,惡魔伸出了鐮刀。

沒想到會這麼快而愉悅的將要勾走青年靈魂時,卻發現煙霧散去後除了惡臭與一地的殘渣碎片,連個人影都沒見到。

幾秒後,實驗室另一端的機械發出巨大的運轉聲、轟隆著伴隨閃光,斷掉的線重新接上,機器的金屬門呲的緩慢打開,本該被判定死亡的那傢伙搖搖晃晃的踏出來,因步伐不穩而絆到框架的跌下。

“…Wow.”

這是他第一次再生時,所說的第一句話。

Maxwell明顯的看起來相當不開心。



“我還是不太明白。” Wilson邊翻閱科學讀物時邊好奇地詢問著身旁一直站立著的高大身影。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提出那樣的條件,Maxwell, 永遠留在地獄?我以為惡魔都喜歡吃人類的靈魂。”

“恕我直言,Higgsbury, 你那是童話書看太多了。”

對方每次不厭其煩的問這句話,早就聽的長耳繭的Maxwell也依然塘塞過去,這是私人癖好。

總是緊跟在科學家身邊的惡魔穿著西裝筆挺的模樣,在外人看來無疑就是體面的實驗助手。他很少在其他人面前出現,因為那很麻煩、也幾乎不吃東西和小憩一會,因為惡魔不需要休息。

所以他無法理解Wilson這麼喜歡吃甜食的原因。

譬如現在,那杯過甜的咖啡被放置在一旁,然後開始吃起滿是精緻奶油綴成的糕點,有些沾上了他的臉頰,“你真的應該克制點,” 魔鬼厭惡的後退一步以免那油膩的東西沾到自己,並遞出一條乾淨的手帕,“簡直不成樣子。”

“哈…哈哈” 笑了幾聲,接過手帕,“你變得好像我以前的保姆啊,碎碎念的,” 他擦乾淨自己的臉,轉頭面對惡魔,“還是說…… 你在,關心我?”

科學家歪著頭微笑,還調皮的眨眼。

該死,這傢伙是在向我調情嗎?

Maxwell瞇起眼來,充滿危險的氣息。

他迅速的收起那樣的表情。



又過了一年,那台重大發明的機器仍舊沒有被發表。

「因為我還無法證明是否能用在他人身上。」 Wilson總是用這樣的理由避開關於它的問題,科學家的確一直在研究,但他從來不願找別人進行這項實驗,如果有什麼萬一,那將會背上一條人命,甚至更多。

就像一種默契,彼此熟悉卻都有各自的秘密想要隱藏,不會過度干涉的詢問到底,只不過惡魔先生的就多了點。

例如對方的真名,Wilson相信Maxwell這個名字絕對不是他真正的名字,沒有任何魔法生物會隨便透露—— 好吧,這也是小時候書上看來的,但直覺就是這樣告訴他,然而隨便懷疑別人也不好,所以他從沒問過。

“今天下午3點有一場關於你所提出「永動機」突破設計的演說,準備好了嗎?”

“呃嗯…塊好了!”

他咬著一片倒了太多蜜糖而有點快要滴下的鬆餅,邊扣好需要固定在小腿的吊帶襪,Maxwell輕略的瞥過一眼並翻開紙頁看了看,“…我也不懂你,明明有這麼多發明和各種奇怪的小玩意兒,但你寧願公開這些設計,也不賣給那些想用高價跟你買斷的組織—— 就算不想用錢交易,你也能得到不小的權利,為什麼不?”

好不容易扣好了一條腿,換邊的空檔他取下險些掉落的鬆餅嚼了幾口,丟在盤子中然後回答,“因為比起那些討厭的社交場合,我更喜歡做實驗的時候,名氣和權利並不是我需要的東西。”

“至於金錢……” Wilson停下動作抬頭,眨了眨眼,“你已經給了我,所以,為什麼要?”

“我以為人類都是貪婪的無止境的。”

“那就是你看過的人不夠多。”



Maxwell沉默了,的確,身為高等永生族之一的他,遇過各式各樣的交易對象,大多都是貪得無厭的人、或是被陷害而深陷谷底想要報仇的人,他們的眼裡無一不是腥紅、被骯髒蒙蔽雙瞳的,對此惡魔並不感到罪惡,他就是帶來這些東西的象徵。

但像Wilson這樣擁有無盡財富卻不會被物質之欲壓垮,過了這麼多年卻還保持初心,依舊清澈著如天空色般的眸子,這是他第一次見過的情況,契約被無限期延長也是,就算知道大概是無望了,但出於微妙的感覺,他決定留下來。


【Maxwell, 你為什麼不回去地獄呢?】

青年曾經這樣問過站在眼前的魔鬼。

【怎麼,你嫌棄我了?】 他也曾嗤之以鼻過,果然還是人類,利用完就想拋棄。

不過科學家卻對此躊躇了許久醞釀話語,與他對話後令惡魔思考了好幾天。

【不…我的意思是,我暫時是死不了了,但你在那有家人嗎?他們會想你嗎?】

【我是惡魔,Higgsbury. 惡魔族之間的感情聯繫非常薄弱。】

【…喔,那就好。】

【你是什麼意思?】

那人鬆了口氣,對著惡魔逐漸展開笑顏,

【因為我的家人對我也是不聞不問,所以我想某種意義上,我們算是同病相憐?那麼……】

【在契約達成前那刻,你能一直陪著我嗎?】

他答應了。



慢慢的,幾年又這樣飛逝而去。

科學家愛上了一位跟他有同樣理想的女孩。

事實上他們年齡相仿,但看在惡魔眼裡,也不過那樣。

昔日只有兩人的實驗室多了另一個訪客,熱絡的不可開交,感到被冷落的人識趣的悄悄離去,躲到了沒人能看見他的暗影之中,他發現Wilson已經好幾天沒有注意到他不見了。

看著那人臉上洋溢著的笑容,那是好比陽光還要亮眼美麗的事物,這不屬於惡魔。

Maxwell的眼底忽地暗了一會,轉身失去蹤影。

當魔鬼消失的那刻,像是感覺到什麼,科學家猛的回頭,什麼也沒看到而疑惑的皺起眉,隨即被身旁的人攬過肩膀,“嘿親愛的,怎麼了?”

“沒…沒事,我想……”

“想什麼?”

他低頭思索片刻,“抱歉,” Wilson對那個人說道,“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恕我失陪。” 隨手拿起掛在門邊架上的外衣,套上了後便是衝出門。


一個月後,一直找不到的惡魔自動回來了。

轉動門鎖打開,Maxwell就看到科學家一個人坐在實驗室椅子上,雙手環抱著翹腿後躺,頂著偏重的黑眼圈,看起來滿是不高興以及大有股將要興師問罪的氣勢在。

然後,他的臆想被證實了。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就這樣一聲都不吭的消失!” 他誇張的用身體動作表達憤怒,揮舞著手臂,直接從椅子上跳下來與對方對峙。

面對矮了自己一顆頭的小科學家,魔鬼只是挑眉,“你的小女朋友呢?我不介意把這裡搞得一團糟讓她知道你有個惡魔朋友。”

Wilson垮下肩膀,煩躁的揉亂自己的頭髮。

“不用了,已經分了。”

這倒是令Maxwell感到意外。

“她對於那天晚上我把她丟在沒人的家裡,然後自己跑出去這一事非常生氣,她變得不可理喻…… 無法溝通,所以分了。”

“難道你不覺得你現在也是個不可理喻的人嗎?”

稍微冷靜下來的男子用手遮住臉,揉著額頭坐回去縮進椅子裡,“…好、好,我承認是我錯了,行了吧?”

惡魔倒是挺滿意的點頭。

四星期前,他透過一點手段所預見的未來,這位女性友人將會因眼紅科學家成就的仇人而遭遇橫禍,到時候Wilson將會發現那台「Fons vitae」不管輸入多少次那女孩的資料,修正機器幾遍,得到的結論終究是一樣的—— 只對他本人有用。

但基於已經改變了軌道,他也沒在外頭聽聞到關於那女孩的事,因此決定不將這件事告訴還處於不穩定狀態的人。


然後他聽到青年小聲的咕噥著。

“如果…如果我有對象而你就要離開的話……”

這吸引了魔鬼的注意,他小心的伏下身子,耳朵靠近依然遮掩住自己面容的人。

他的聲音愈來越小,“……那我乾脆…乾脆不要也罷……”

Maxwell驚訝的抓住他的手撥開,想看看對方此刻的樣子,然而看到的卻是閉著眼睛已經睡著的模樣。

“……夢話嗎。”

嘆氣,只好認命的將好幾天沒睡,現在睡死的科學家給丟到他自己房間的床上睡個夠。


之後惡魔表示接受他的道歉,並同時表示作為誠意,他將會沒收Wilson一禮拜的甜食。

而那星期,Maxwell都在對方的哀號和被緊抱著腿拖行的狀況下度過。

但Wilson再也沒和任何女性走得太近就是了。



他們之後搬了家,搬進了一間遠離人類社會,位於深林裡的屋子。

從那次之後已經過了快20幾年,Wilson漸漸的從科學界的傳奇退位,因為他發現身邊的人都在逐漸的變老,只有他的外貌還停留在炸傷意外發生的那年。這已經引起部分人的注意了,在事態變得嚴重之前,他快速的在近幾年內不讓人注目的減少曝光率,最後消失在眾人的記憶裡,只留下片段的紀錄。

雖然如此,但專研科學的本能並沒有讓他就此停下研究與實驗。

他的房間內日漸堆滿了捲成一筒筒的藍圖,廚房角落都是空的糖粉袋子,餐桌上總是少不了各種菜譜書,因為沒事可做,Maxwell索性也就當起了私家廚師,翻閱那些書本都翻到角落泛黃捲了起來,測邊貼滿了各種Wilson偏愛的食譜標籤。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段不少的時間,少說幾十年起跳,直到某一天科學家在他的日誌本上寫完最後一個字,啪的闔上放下本子,看起來有些疲憊的長舒了口氣。

惡魔在等待對方說些什麼。

他眨了眨眼,抬頭望向對面的人,“…我有些膩了。”

“對誰,我嗎?”

搖搖頭,“永恆,這件事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好玩。”

“你曾想證明這個概念的極限。”

“Well, 我想我只是用盡一生證明了想要永生是個蠢主意。”

Wilson笑了笑。


隔天,他拿起槌子將放置已久早就積滿灰塵的「Fons vitae」給砸爛,並將機器的殘骸跟著有關於這東西的一切理念、設計藍圖一同燒掉,他沒注意到在裡頭一閃即逝的綠色光芒與枯委的花朵。

Maxwell默默的在旁邊看著一切。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Higgsbury.”

“是的,我非常清楚。”


兩人又花了幾天時間將冰箱裡剩餘的食材做了料理,“窩不想浪飛(我不想浪費)。” 科學家嘴裡塞滿了蛋糕鼓著嘴巴說道,模樣極其滑稽惹的惡魔憋笑的有些難受。


最終,Wilson說他想要被大海擁抱,

“這樣我能躺在海床上看著天空睡覺!”

“或者是直接沉下去看看海底的景色。”

他被逗的咯咯笑著,笑容毫無虛假也沒有步向死亡之人該有的害怕。

Maxwell停頓了下。

“…其實你本來應該上天堂的。”

“但我不信神,而且還和惡魔做了交易。”

科學家伴著鬼臉吐舌。

這次換對方被弄笑了。

“……William Carter.”

“什麼?”

“我的真名,到了地獄記得大喊這個名字,我會過來接你的。”

“可…”

惡魔搖了搖頭,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是規則如此,我無法直接帶走自殺的靈魂。”

Wilson皺起眉頭不滿的小聲抱怨,“不是這個… 我只是沒想到原來你的名字這麼俗。”

—— Maxwell有那麼一刻恨不得直接把他推下懸崖,但礙於那該死的規定,自己動手就等於毀約,他只好忍住。


他們打了個賭,

Wilson賭自己至少會飄在水上一段時間,

Maxwell則是說你就會沉下去。

賭注是地獄裡的生活,要麼是惡魔供應他無限的甜點、要麼就是科學家一輩子都得服侍著對方。


他跳了下去。

水淹沒過頭頂,氧氣融成泡沫從耳邊溜走。

不會游泳的科學家下沉的很快,浸泡了水的衣物非常沉重,但隨即他卻感受到一股力量在把他往上推,沒多久便浮上了水面。

他高興的用盡力氣對岸上看著自己的魔鬼大吼。

“是我贏了!Maxwell ! 地獄見!!”

惡魔無奈的笑了笑搖搖頭,隱藏在背後的手依然指使著暗影讓他維持在水平面之上。

地獄見,他在心中回應。

然後瞬移離開消失了身影,失去支撐的Wilson恢復沉溺的狀態,他沒有掙扎,就這樣讓深不見底的海水帶走他,魚群指引出道路。

William Carter, 他會永遠記住這名字的。



—————

*「Fons vitae」拉丁文的「生命之源」。


來源:




评论(1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