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號君

這個寵物mod神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瞎寫的延伸同人,很多絕對跟遊戲有所出入(x

*麥威向

*麥斯威爾視角,私設多和ooc


—————(正文)—————

懵逼的我與迷你的你 (上)


心裡感到莫名的煩躁和心煩意亂。


威爾遜已經不見蹤影有些日子了,這不正常—— 他若是有事需要去趟遠程,總會知會他一聲的,這次怎麼什麼都沒說就消失了。


三、四天過去了,麥斯威爾曾出去找過他,甚至也跟營地裡的人說明了情況集體去找人,但卻依舊不見人影,心頭上的焦慮感越來越嚴重,彷彿被暗影緊緊纏裹住心臟,令人窒息般的難以呼吸,該死,你到底在哪?


各種可能性浮現在腦海中,逼迫著他加快腳步想甩開這些負面想法,太糟糕了,對方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他不敢再想下去,只想盡快尋找到那個科學家的身影。


他一個已經有些年歲的老男人,沒日沒夜的持續在外奔走著,就算黑夜蓋下黑暗的披風,遮掩住世界,他仍還是燃起火炬點亮小小的一片視野,不間斷的走著……直到他真的累了,雙腿麻木的肌肉都在痠痛尖銳的嘶吼著,被迫得停下休息,他背靠一塊石頭上席地而坐,懊惱的用蒼老枯枝般的手指按壓自己的太陽穴,毫無思緒的頭疼,咒罵著自己的無能。




然後他聽到了身後「石頭」裡的騷動聲。


麥斯威爾起身繞過去,原來這不只是塊石頭,它是個洞穴!

深邃的洞口不知怎麼的,就算他身後的陽光這麼大,卻無法看清楚幽黑的內部,只能隱約看到有什麼在裡面蠕動著——


他停頓了一會。


“有什麼東西在裡面?”


老魔術師觀察了下,洞口挺小的,不是一個成年人能鑽進去的大小,所以他在裡面的機率應該……不大?可那裡面的生物是什麼?


正常來說,他應當是趕緊離開,血薄的他禁受不起任何突發狀況的襲擊,在那裡面的極有可能是什麼攻擊力強的怪物…可是卻有股微妙的感覺,促使他留下來,緩緩的往前踏近,邊發出一些細微的聲響看看「那東西」的反應。


感覺就像在叫寵物一樣,麥斯威爾默默的在心裡這樣想,至於目標,一顫一顫的似乎只有在他發出聲音才有反應,是在聽嗎?至少目前可以確定對方沒攻擊性行為,一般是怪物那類的話早就會蹦出來追著他跑了。


他越來越靠近,想要誘引對方出來,但卻像是仍有警戒般的縮在角落不出來。


要放棄嗎?剛浮出這個念頭,接著他看到了那小東西動了一下似乎是轉頭了,瞬間從裡面折射出一絲非常眼熟的光芒,就只是在那一瞬,麥斯威爾瞥見了那朝思暮想的蔚藍色眼瞳。


幾乎是倏地反射動作,也不管會不會嚇到對方,就一個伸出手把他給跩出來,指尖第一個觸碰到的是布料的質感、衣領,反手緊緊捉住、一拉,像是拎幼貓一樣的給捉著拖出來,對方掙扎了一會,接著似乎是因為懸空著不好施力,晃動了幾下就停了,四肢垂下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看著麥斯威爾。


至於我們偉大的魔術師呢,此時正啞著口說不出話,他之前的確想到了很多可能性,但這是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情況,壓根沒想到找到他時竟是這樣的畫面——


“………威爾遜?”


————————


當麥斯威爾抱著身材明顯縮小非常多的,正睡著的威爾遜出現時,營地裡的成員不約而同的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向麥斯威爾,迫使他得邊抱著懷中的人試著不去吵醒他,邊著急的做出解釋。


“我沒對他做什麼!當我找到他時就是這樣了!”


—— 全然不信的眼神,挫敗感如同一盆冷水澆在他頭上,算了,他放棄。



很快的麥斯威爾就發現事情遠比想像中的麻煩,第一,他毫無頭緒這位科學家是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的、第二,不只身材縮小了,他的...智力,似乎也退化了?像個嬰孩般的對什麼都非常好奇,但卻到現在都沒聽他開口說話過,無法溝通、第三,真不知道這該算暗爽還是麻煩,威爾遜異常的粘著麥斯威爾。


當然,他要跟著自己他自是很樂意,可是他也擔心這小傢伙的安危,這樣貿然跟著出去遇到蜘蛛還是什麼的攻擊來的話,麥斯威爾並不能保證能顧慮到他,所以才一直嘗試讓他乖乖待在營地,平常還算乖,至少跟他說說話還是幹嘛的都會有反應,也不會亂翻搞的營地裡的東西散落著,可已經不只一次的對他解釋過外面的危險性,要他聽話等他回來,但對方卻跟成年時的他一樣的固執,偏執的重複著同一件事。


就算韋伯他們正陪著他玩呢,只要他一走遠,小小隻的科學家就踏著小腳步跟在自己身後了,就算數次把他抱回原位,甚至用過比他高的柵欄把他阻擋在營地裡,老魔術師依然不解為什麼當他走了有一段路後一轉頭,他能這樣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音的就站在他身後,微微傾著頭的用那雙清澈的眼直視著自己。


但自從麥斯威爾發現獵犬襲來的時候,他自己被圍毆給咬死了,但是小小的威爾遜就像是被獵犬們給無視了般,他就站在那滿是好奇的眼神抬著頭看著飄著的他,那該死的獵犬就在他旁邊晃來晃去的......Ok,這個狀況真的快令魔術師抓狂了,眼前的小傢伙絕對是他見過最神奇的生物了,就這樣他無言的飄回營地,半透明的鬼魂尾巴後面跟著天真的迷你的他。



不過習慣了之後,倒也是還好,現在這樣子的威爾遜意外的給營地裡帶來一種活力,可愛的外表和行為總會吸引著人想要逗逗他玩,有時候把自己玩髒了,麥斯威爾會細心的給他擦拭滿臉泥巴的小臉龐,他會閉起眼乖乖的待在他懷裡任憑布料在他臉上擦過,剛擦乾淨,小科學家就轉頭往魔術師的懷裡蹭了蹭,差點把老男人給萌的流鼻血當場狗帶。


他似乎挺喜歡別人撫摸他的頭的,第一次發現的時候是麥斯威爾正在讀暗影之書,懸空放下的手突然摸到一團毛茸茸的東西,轉頭一看,不知是因為無聊還是什麼的,威爾遜自己主動蹭上他的手掌,小小的手捉住了他的西裝衣角,頭一直往掌心蹭啊蹭的,注意到麥斯威爾的視線後停了下來,水亮的眼睛眨了眨像在索取什麼的看著他。


愣了下,接著手壓低開始溫柔的撫過那柔順的黑髮,對方高興的昂起頭來瞇著眼,要是對方有尾巴,現在肯定是會翹著屁股晃來晃去的,別於之前和成年的他親暱接觸時的手感,小了一倍的他摸起來觸感有些新奇,麥斯威爾輕哼了聲,持續的來回撫著,當他滿意了,就縮回頭然後靈活的爬上魔術師的大腿,噗通的一下坐在他懷裡,靈亮的眼瞳總是充滿好奇的盯著暗影之書的書頁。


啪一聲,麥斯威爾迅速的合起書來,這裡面的內容不適合給他看……就算其實他並不清楚小科學家看不看的懂,合起時產生的風吹上懷裡人的臉頰,抖了一下好像是被嚇到了,然後愣愣的定在原位發呆,麥斯威爾嘆了一口氣,手一抱把他給撈起來。


“你該睡覺了,小傢伙”

评论(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