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號君

一個麥威日常的小隨筆

麥斯威爾對於威爾遜在看一些事物時過於平淡的口吻感到不太滿意。

"這些都很鬆軟、這是一塊尖銳的石頭、那是一根尖尖的棒子......"

"威爾遜,你就不能多加點描述嗎?"

小科學家巴眨巴眨著眼睛,有些困惑的看著他的搭檔── 一位經常抽著雪茄身材挑高的老男人。

"為什麼?"
"Well,總感覺少了什麼"

真是麻煩,威爾遜默默的在心裡這樣想,他抿著嘴唇思考了下,咕溜咕溜的轉動著漂亮的藍眼珠,四處搜尋能夠用來說的物體,最後他視線停到了一顆正搖著綠芽枝擺的常青樹。

"恩...好吧,那是顆......常青樹,"   他撇眼看向麥斯威爾,對方只是點點頭要他繼續,"...這些都很鬆軟,然後──"   威爾遜深吸了一口氣。

"Evergreen,常見品種有松和柏科植物,以松樹來說,是界門綱目科中的植物界、松柏門 綱 目中的松科,會結出松果,而從樹皮中提煉出的油可製成燃料或芳香劑等,化學式為..."

"停停停!閉上你的嘴!"

麥斯威爾趕緊打斷了這串他壓根聽不進去的鬼話,什麼科界還是什麼鬼的,呸,無聊死了,這下換威爾遜不滿了。

"你到底想怎樣?"

而男人只是抖了抖筆直的西裝,在這充滿髒污混亂的環境裡無意義的抖下灰塵,以一副高傲的姿態不屑的說,"你這樣還敢自稱是科學家,我看你連理解其他人的話都有障礙"
威爾遜蹙緊眉,不自覺的加大握在長矛上的手勁,頗不爽的調整下姿勢雙手抱臂,看起來有些可笑的努力抬起有著一頭蓬鬆亂髮的小腦袋,怒視著麥斯威爾。

"既然你那麼行的話,那就請你這所謂的偉/大魔術師好好的示範下吧"  威爾遜刻意的加重「偉大」兩字的音節,表現出他此刻的咬牙切齒和憤怒,但顯然麥斯威爾沒有注意到,他正從西裝裡掏出菸盒取出一根雪茄,打了個響指用黑影魔法點燃了菸頭,吸了一口氣後將煙霧全數吐在小科學家的臉上,惹的威爾遜咳嗽連連,得逞的壞笑了下。

"我的意思本就很簡單,就只是要你多說點你自己的看法罷了,但我可沒想到你竟然這麼不通情達理的說出那些話,嘖嘖,不過......"
麥斯威爾突如的湊近威爾遜的面前,還在咳嗽的他一反應過來看到眼前被放大了不知多少倍的面孔,不禁倒退連連戒備的看著對方,他聽到充滿嘲諷意味的輕聲哼笑。

"不過既然你都這樣說了的話,那我就例外給你開開一次眼界吧"

老魔術師裝模作樣的將手握拳放在嘴前咳嗽了幾下,"但我要換題目,比起那什麼常青樹,我覺得活木樹更加有趣多了"  
"喔隨你便吧,我不在意"  威爾遜翹著一邊的眉等著看他到底會說出什麼。

麥斯威爾有些誇張的揮動手臂,戲劇式的動作一開始就讓科學家有點想發笑,"喔,活木,有著生命力和隱藏著魔法力量的神祕木材,看那扭曲的身姿,就像是可悲的人們在死前淒慘掙扎的悲歌,靈魂和怨念都被困在了樹木之中,我非常喜歡聽活木丟到火焰之中時發出的悲鳴,簡直是令人愉悅的──"

"夠了你也給我閉嘴"

评论(4)

热度(38)